国足在内忧外患中遭遇新麻烦
发布时间:2021-11-20 21:26

  上周五晚,在一班从广州飞往巴西的私人包机上,各抱一个孩子的高拉特和妻子黛安笑得格外灿烂,高拉特通过社交媒体抒发心声:“我带着充满幸福的心说:巴西,我们来了。”从一年前入籍中国,到如今返回巴西,高拉特坦言作出这一决定的过程并不简单,“为此,我和家人商讨了一个月的时间,最终才决定与广州足球俱乐部解约。离开是对大家最好的选择,我现在就想着回到巴西,与在那里的家人和朋友团聚。”

  对于已经变换国籍的高拉特而言,作出离开中国的决定当然不容易,但对于中国足球、尤其是国家队而言,他的这一决定将带来的负面影响或许超出想象。有消息称,在结束了与澳大利亚队的十二强赛之后,阿兰、洛国富和艾克森都有可能效仿高拉特,从阿联酋直接返回巴西,至于接下来是否还会回到国足参加集训,将成为一个未知数。

  让高拉特决定回到巴西的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广州足球俱乐部目前正面临巨大危机,前途未卜,此外还已欠薪两个月;其次,由于在效力恒大期间曾被外租给巴西俱乐部半年,高拉特要到2023年才能代表中国队出战,即使国足冲入世界杯,中国球员高拉特也只能当观众。没了稳定的高收入,没了事业上追逐的目标,高拉特回巴西其实顺理成章。

  就在高拉特离开广州的当天凌晨,中国男足被阿曼队以1比1逼平,晋级2022年世界杯决赛圈仅剩理论可能。这一糟糕的结果,实际上也等于补齐了阿兰、艾克森和洛国富离开的全部条件:他们同样效力于广州FC,一样被欠薪,接下来可能会和高拉特一样选择解约;此外,国足距离卡塔尔世界杯越来越远,也将让他们失去事业上追逐的目标。一旦国足在11月16日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再度败北(这是大概率结果),中国足球还有什么理由能够留住他们呢?

  为了进军卡塔尔世界杯,中国足协竭尽全力促成了一批优秀球员的入籍归化,而广州FC更是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据悉,仅2019年,俱乐部为归化球员支付的转会费、工资及安家费便高达8.7亿元。具体到高拉特身上,广州俱乐部在2019年向一家名为“LINPARKHOLDINGS LIMITED”的公司支付了高达9593万元的采购费用,而这正是高拉特的经纪公司。据悉,在广州足球俱乐部出现财政危机之后,其实有其他中超俱乐部向高拉特、费南多、阿兰等优秀归LOL盘口数据化球员询过价,但球员千万欧元级别的年薪成了最大的阻碍。价钱高了,俱乐部付不起;价码太低,球员还不如选择回巴西,在那里他们同样有球可踢。

  所在俱乐部崩盘,外加国足在世预赛中表现糟糕,如此内忧外患共同促成了又一个正在酝酿之中的危机——一旦阿兰、洛国富、艾克森和费南多集体告别中国,回归巴西,中国足球花重金招募归化球员冲击世界杯的策略,无疑将成为又一个笑柄。

  阿联酋当地时间13日晚间举行的训练中,国足主帅李铁与阿兰、洛国富两名归化球员进行了单独交流。他先是在训练开始前将两人召集到一起,通过翻译沟通,而后又在训练间歇亲密地勾着洛国富的肩膀交谈。交流的主要内容外界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李铁以这样的姿态表达了认可两人上一战的表现,洛国富和阿兰仍将在对阵澳大利亚队的比赛中承担重要职责。

  国足和李铁究竟该如何面对危机?答案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从务实的角度出发,改变过去的固执,带好国足的每一堂训练课和比赛。但令人遗憾的是,直到目前,李铁在针对归化球员的使用问题上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至少在公开层面如此。在阿曼一战赛后,他依然强硬地称,“今天的换人都是正常的,根据球队的情况,我们觉得在60分钟左右洛国富的防守能力有点下降,此外奔跑能力也有点下降,再加上对方急于把比分扳平(所以才进行了换人)。”

  其实只要稍稍梳理一下,便能发现李铁几乎从未直面自己应承担的责任。对于国足在十二强赛中的糟糕战绩,他屡次表示球队在外封闭集训的难度超出想象,强调“国足像个没家的孩子”;他还多次表示因中超赛程密集,造成了球员的体能和状态糟糕;此外,李铁还提及因为缺乏高水平的热身赛,足球国家队相关消息导致了球队竞技状态不佳。总之,谈及国足,李铁更愿意反复强调那些无法改变的客观因素,而不是反思自己可能出现了哪些失误。

  对当下的国足而言,下轮击败澳大利亚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出意外的线月底对阵日本后彻底失去出线可能。那时候,又该由谁为这一切担责呢?恐怕不仅只有李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