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在即拜仁很强大而大巴黎也绝非没有机会
发布时间:2022-06-21 06:53

  从综合实力上看,南大王无疑更强,特别是疫情之后德甲霸主已经二十余场不败,可以说弗里克的球队正处于上升势头当中,前场压迫、后场稳定控制流畅出球的战术,让全欧洲叫苦不迭,在欧战中切尔西、巴萨等强敌皆被其血洗,在即将到来的欧冠决赛中赢面很大,争取全胜夺冠是唯一目标。

  大巴黎的晋级之路并非一路顺风,疫情之前与多特蒙德的缠斗,复赛之后伤停补时逆转亚特兰大,对于跌跌撞撞进入决赛的法甲冠军,大家普遍并不看好。但是我们不能小看内马尔、姆巴佩这对“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前场组合,他们在整容齐整时展现出的反击能力足够让所有对手胆寒,俱乐部历史的首座欧冠奖杯也不是遥不可及。

  孙子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在拜仁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大巴黎做好以下几点,至少也有取胜的机会。

  半决赛中拜仁3-0完胜里昂,但是比赛过程并不似结果这般一边倒,比赛的前半段,拜仁的后防险些被里昂的犀利反击打穿,弗里克推崇的高位压迫打法遇到了德佩、埃卡姆比等里昂球员们的极大挑战,如果埃卡姆比中柱的射门能再精准一些,格纳布里还能否用罗本附体的方式来主宰比赛,我们都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样的前场配置非常有利于巴黎打反击,内马尔、姆巴佩、迪马利亚三名锋线球员,都有极强个人持球推进的能力,即便是被拜仁的高位进攻压制,后场出球存在一定难度,这三名球员也又有回撤接球,在凭借个人能力向前推进的能力。

  内马尔、姆巴佩这两位天价球员,配上一个越老越妖的迪马利亚,图赫尔这套放弃传统中锋的搭配,反击力度十足,甚至也能兼顾阵地战,绝不是“两亿齐飞”这么简单。

  “马儿+神龟”组合甚至可以不需要过多的队友配合,彼此连线就能完成高质量进攻。内马尔的踢法已经日渐成熟,从一个边锋球员变成了前场核心,他能以极高的带球黏性、快速高效的突破、灵活的跑位射门、及时的传球给对手造成极大的威胁,拜仁很难用某单一球员限制内少的发挥(也许格雷茨卡的身体优势是最有利的武器)。

  至于姆巴佩,大家都知道他在反击中有多么恐怖,当全队防守时,他一个人就可以在前场对对手形成牵制,即便是忍者神龟被迫减速,他还是可以原地加速实施单点爆破,更何况它还兼具机警前插跑位的能力,正常情况一个人也难以限制法国人的发挥。

  迪马利亚似乎在当兵突进能力方面差了一些,再也不可能打出14年世界杯时的表现了。但是越老越妖的天使踢球非常合理,在利用空间方面已然是炉火纯青,尤其是他传威胁球的能力极强,完全可以在边路甚至中场任意一点发起进攻,结合内马尔和埃雷拉在进攻中的接应和跑位,迪马利亚也是能攻能传,非常难缠。

  总体来说,拜仁的压迫进攻能力毋庸置疑,足以压垮任何防线,但高位压迫的打法也让对手的反击有了可乘之机。图赫尔的球队同样以压迫和跑动见长,尤其是锋线的反击威力远非里昂可比,内马尔+姆巴佩的组合兼具技术、速度、跑位、终结能力,在反击中的威胁程度远远强于德佩+埃卡姆比,辅之天使迪马利亚,“马儿+神龟”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可怕的反击组合。

  拜仁可能会比较怕反击,弗里克对这一点比我们更清楚,在对阵里昂的比赛中,拜仁已经在刻意的去保护阿方索身后巨大的空挡。况且巴萨也试图利用快速反击去打击拜仁,但是他们没能顶住南大王的雷霆一击。

  由于对阵亚特兰大单纯总是防守的被动,从半决赛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巴黎开始寻求攻守的平衡,防守和反击缺一不可。

  在对阵莱比锡的比赛中,大巴黎的433阵容相对来说比较齐整,姆巴佩、迪马利亚分居内马尔左右,这样的配置要比对阵亚特兰大时内马尔孤军奋战锐利许多;帕雷德斯的首发出场,相比强于防守的格雷,阿根廷人的登场为马尔基尼奥斯、埃雷拉的“工兵”中场组合注入了更多技术元素。

  而更大的变化则来自于迪马利亚的移动,在进攻时呈现出433的人员配置情况,阿根廷人会来到锋线,组织参与进攻;而球队落位防守,天使回撤到右边前卫的位置上,整个阵容转变为442,以加强中场防守宽度,并限制对手助攻极为靠前的边后卫。

  面对拜仁更为犀利的进攻,图赫尔大概率会沿用这种防守构架。拜仁的进攻方向比较均衡,但是明显左路进攻更为犀利,佩里西奇本身就不俗的个人能力,加上莱万或者穆勒的左移以及阿方索的超强助攻能力,因此巴黎的右侧防守会承担极大的压力。

  迪马利亚的回撤可以为右路防守增加一道防线,也能让阿方索要忌惮自己的身后空挡,本来就助攻不深的科雷尔、勤勉有加的埃雷拉、以及负责左半侧的后防大闸蒂亚戈-席尔瓦,这些球员毫无疑问都是注重防守的配置,如此防守力量在理论上能够抵御拜仁红色潮水的侵袭。

  巴黎右侧部署重兵,左侧防守可能就会稍微吃紧,毕竟格纳布里、基米希那一边的进攻也有一套办法,图赫尔只能采取以攻代守的防守,在姆巴佩那边辅之内马尔、佩雷德斯把对手打回去,以求均衡。

  内马尔、姆巴佩的个人能力,尤其是超强的带球黏性和单点爆破能力,当世罕有匹敌。当两个人处在同一区域,这无疑是非常致命的,无论谁拿球谁跑位,都可以给对手防线形成极大的威胁,完全有着打穿肋部的可能。

  同时还有贝尔纳特的助攻策应,这位前拜仁边后卫能够为进攻拉开空挡,甚至可以自己进行前插射门,他的存在进一步增大了肋部进攻的威胁;帕雷德斯站在左中场的位置上,凭借自身的技术能力可以更好地拿住球,以较稳定的向前方“输送炮弹”,如果维拉蒂替换马尔基尼奥斯,那么这套打法将进一步牺牲防守厚度而换取的锐度。

  巴黎的左肋部进攻四人组,完全具备了打攻坚战的能力,作为拼死一搏的撒手锏,偶尔使出可能会有奇效,但是一旦不成又会被拜仁利用,但是最后一场定胜负的决赛,该搏命还要搏命。

  从整体上看,拜仁慕尼黑在攻守两端都具有优势,巴黎圣日耳曼同样有自己克敌制胜的办法,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一场四六开、或三七开的比赛,图赫尔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完全有可能创造以弱胜强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