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电竞·闲聊会|中国电竞现在是已经领先世界
发布时间:2021-06-07 10:33

  在每次选题会中,我们都会有各式各样的闲聊,这些讨论中大多都包含着我们鲜明的观点,一般情况下这些内容都会在之后的稿子中见到。但有些选题则会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成稿,本栏目就是为了让那些没有成文的选题有一个妥善的结尾所设立的。因此,“人民电竞闲聊会”是一个记者们分享自己个人观点的栏目,会每周推出。

  在电竞发展的过程中,一直都会有领先世界的地区或国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例如电竞最先在欧美出现,因此当时欧美是领先整个世界的,慢慢的电竞在韩国发展出了职业体系,因此韩国又成了电竞世界的领路人。但在时代逐渐的转动中,中国在电竞世界的影响力正在逐渐成长,无论是在赛场上的成绩,还是赛事受关注的程度,亦或是赛事的赞助商列表,都在不断的告诉我们中国的正在电竞上成长为一个无法忽视的巨人,那么,我们成为领先世界的国家了么?

  带着这个问题,我们邀请到了IMBATV的联合创始人沈伟荣“117”,邀请他是因为IMBATV从建立的时候就走了一条“往外走”的路,比如IMBATV和众多的海外赛事组织有着密切的合作,因此沈伟荣很合适来和我们聊这个话题。在本次闲聊会中我们讨论到了:

  从电竞历史的发展来看,早些年我们是跟着韩国在学,那现在我们是不是已经和韩国并驾齐驱了?包括电竞的生态和各个环节来看。

  我觉得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来说,第一个方面,从普及的角度来看。电竞最早是在欧美开始发展的,因为游戏厂商大部分都在欧美,由于欧美受众的文化和语言上的便利性,都是他们先玩到的。所以电竞的发展都是从欧美那边起源的,这是游戏厂商渠道的缘故。

  第二个方面,在我的印象中,从星际争霸开始韩国应该是全球第一个将电竞的职业化做到那么好的国家。其实韩国做职业规划和商业化很好的那几年,欧美也没跟上这个脚步,因为当时的市场还没有产生非常大的经济利益或者说社会效应。

  直到2010年开始,网游电竞开始转型,最典型的就是从腾讯、网易这几家国内大的游戏厂商,不管是收购还是自研都做了几款比较高品质的竞技型网游,然后才掀动了中国电竞的市场,因为用户数更大了,涉及面更广了。

  直到现在,我们如果去和韩国比电竞的职业化程度的话,韩国已经不知道要被我们甩到几条街以后了,因为市场量级、市场投入量和社会效应完全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电竞的赛事主要分两部分,一方面是厂商内循环的自主赛事,还有一种是第三方的赛事。从厂商的自主赛事来说,全球都有的赛事有英雄联盟的联赛和守望先锋的联赛,这两个算是比较硬核一点的联赛系统,我们看国内俱乐部的数量、体系、周边和受众,肯定要比国外的情况更好一些,或者说更大一些。

  比较硬核的端游大家都有,比如说DOTA2、英雄联盟和CSGO在欧美和国内的受众都有很多,我们就算做是持平吧,而我们国内还有很多特有的游戏。从体量和用户来说,我们中国的体量一定是领先任何一个国家的,职业化的规范程度应该也是领先任何一个国家的,包括韩国。

  这几年你们和SLI等外国机构合作时,国外电竞的从业人员以及他们的体系给你的感受是什么?你和他们的合作时有什么感觉呢?

  国外的做事方法和国内不太一样是由环境影响的,第一个影响是,国外其实没有那么多资本或者政府的力量去辅佐或者影响他们,所以国外的赛事机构、从业人员或者俱乐部的运营及生存方式,基本上是非常贴近市场化和商业化的运作。

  以这个为核心影响到了他们的做事方法,他们从一开始就很在意控制成本,同时很钻研于技术层面的研发,比如说观赛插件、UI,因为他们要展现更好的技术,更贴近于体育赛事的转播质量,这样他们才能活下去,因为他们达不到那个品质是找不到钱的,或者说厂商是不会给他们买单的。由环境影响造成的不同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欧美的赛事机构和俱乐部是比国内高很多,因为他们的人工贵。由于欧美的俱乐部运营和赛事运营相对来说成本比较高,所以他们在持续性或者持续发展时受到的阻力会比较大。

  至于生态体系,他们会有更多的收入渠道,到国内的话我们的限制会多一点。比如说卖广告,他们可能十几年前就被认可了,但我们十几年前去卖个电竞、赛事或者游戏的广告就会是很难的一个事情。

  我们经常看一些海外的新闻,看起来北美或者欧洲的顶级俱乐部的估值好像就是比中国顶级的俱乐部的市值要高一些,你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的?

  首先是有汇率在,例如我们一个俱乐部值2000万,海外的一个俱乐部也值2000万,但人家用的是欧元或者美元,换算下来他们就是一点几个亿了。而且我们衡量的标准也不一样,中国的市场更看重年收入和利润,而海外的估值首先是他们自己对自己的估值,他们认为自己有用户了,就觉得自己值这个估值。

  我们提到中国电竞是不是领先世界的时候,大家的第一观感都是应该是的,我觉得这个话题是要分几个方面去说,沈伟荣(117)能阐述一下么?

  这个其实很好阐述,首先是用户量级,刚才我们已经说过了,市面上比较流行的游戏我们都有,我们还有他们没有的。那我们的规模肯定比他们大。

  第三,我们的国内游戏厂商在这几年快速的崛起,直逼欧美一线运营商,他们的助力也是我们用户规模增长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差不多达成了共识,就是中国电竞算领先的,那你觉得中国电竞的问题在哪里?或者说你接触国外的电竞机构,你觉得他们好在哪里?

  我没觉得他们比我们好,我觉得不同的国情产生了不同的策略。他们如果真的好,那他们应该领先我们一大截。我只是觉得大家的方向不一样,他们的出发点是比较贴近市场,但他们的劣势是市场规模、体量就比较小,而且比较分散。

  如果我们非要去说体系之类的问题,国外的一大部分体系也都是围绕着厂商在做,比如PGL做V社的东西,ESL有一大半是Intel的东西,Starladder是纯第三方可能和我们IMBATV比较像吧,其他的赛事公司也都是一半围绕着厂商做服务,另外一半则是自己做市场化的运营类似于找赞助、卖版权之类的,然后去做自己的赛事体系和联盟。而俱乐部的话,只要市场上有足够多的赛事能参加,能有营收选手也有比赛打就可以。

  至于职业规范度的话,大家都差不多吧,现在相比以前肯定是规范了很多。前几年国内的规范度还是会比较弱,例如合同不履行、乱挖人的现象都很多,而国外相对会少一些,这个可能和契约精神的普及有关,但这就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了。

  很早以前有个国外俱乐部的老板和我讲过,电竞一定要中国、美国这样的大国感到兴奋才能做起来,那其实现在这些大市场已经成长了很多,走上了各自的道路。这时候我看东南亚很多比赛在YouTube上的观看数据比一些欧美传统的电竞项目要好很多,比如PUBG mobile、Free Fire、Mobile Legends: Bang Bang。不知道沈伟荣(117)有没有接触过东南亚电竞呢?

  东南亚我有接触过,东南亚的市场上手游的占有率比端游高多了,具体是怎么形成的我不太知道,但是在东南亚无论是手游还是页游都比端游的占有率要高很多很多。所以当我们聊到电竞手游的时候,东南亚一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他们甚至能跟欧美的体量去相提并论。但再加上端游的话,东南亚可能会弱一些。

  我了解中的东南亚,一些比较硬核的游戏中,相对来说DOTA2的普及率会高一点,但是对于那边的玩家和职业选手来说,其实还挺困扰的。首先,他们的观念还没有完全跟上,他们会觉得电竞只是休闲方式,让他们靠电竞去赚钱打职业的话,他们并不是非常信任电竞这个体系,因此那边的职业选手不算很多。

  对,我觉得东南亚属于有很多用户基础,有点像我们十几年前的样子,玩的人很多,比赛很多也有人才,但是这个市场上没有人投钱。其实中国电竞的发展也是在2010年,有人投钱以后这个规模才变大的,先是腾讯投钱,再是资本投钱,然后就是大的赞助商进入,这个市场规模是通过投资之类的捧了起来。我觉得东南亚更像是早期的中国,更像是无序的发展,没有一个像腾讯这样的角色去做整合。

  欧美那边其实跟我们也挺像的,尤其美国其实也是有资本在介入。其实现在电竞的造血能力还是挺弱的,我觉得这个市场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人来投资。

  至于韩国跟我们的差距其实是从2015年拉开的,他们的选手被我们的资本买光之后问题就出现了,但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个问题,而且他们的市场规模本就很小,现在他们应该是意识到了,SKT和T1合作后他们已经开始打国外的市场了。韩国在赛训方面确实很厉害,但是在俱乐部相关的投入上从2015年开始就和我们逐渐有了差距,反应到赛场上就是2018、2019年世界赛的失利,所以我觉得韩国的问题应该是资本规模。而中国这边的投资是最多的,所以中国的电竞规模一定是领先世界的,造成的结果是俱乐部和选手都能活着。

  其实我一直有个好奇,就是我们看外国小城市的比赛都是座无虚席,他们是平时都有那么多人看么?还是只有到了比赛才会有人爆发出来看比赛?

  我个人觉得,欧美人的夜生活和娱乐生活其实不多的。比如我们去欧洲的小城市,比如说卡托维兹或者白俄罗斯的明斯克之类的,他们除了宵禁之外晚上也没什么娱乐的,连吃饭的店都很少,对他们来说,人民是有娱乐需求的。

  但同样的,我们在中国做个等级稍微差一点的电竞比赛,观众也不会有那么多。因为选项太多了,他们可以在家里看,还可以做其他事情;但对欧美人来说,他们的消遣没有那么多,对他们来说这里有个电竞比赛我自己还玩平常也会看,那朋友要去就可以一起去。

  那我们在直转播上现在跟韩国还有差距么?因为我记得以前你们在游戏风云的时候,不是韩国人说领先我们10年,现在正好算一算从G联赛那一届到现在差不多10年了,你觉得现在我们在这方面有没有超越他们?

  不说超越吧,现在全世界的直转播,中国的第一梯队和欧美、韩国第一梯队出来的质量差不多。现在的差距是在技术的运用上,比如说AR、VR的应用之类的。

  因为我们原来是在初级阶段,一方面没经验,一方面是游戏本身的支持程度没那么好,比如说OB没那么好,或者数据统计有瑕疵,而这些都是要自己做外挂或者是人工去做的。我们一开始没有经验,起步也慢,国内所有人都是半路出家,但是人家做的比我们早,肯定比我们有经验。

  现在第一梯队里相互的差距其实不大,差距可能是在硬件上的一些改革。比如说我们这里有更好的摄像机或者导控台,别人那里有AR有VR,会在这些小地方有微小的差异,但本身制作实力上面不会差的特别多。因为大家已经到了同一个档次,比如说有个人75分另一个人80分,他们会有差距,中国电竞相关消息但差距没有大到高一档。

  再说回十年前,我们说我们和韩国人差十年,是因为当时我们啥都不懂,人家又有经验,又有技术,肯定是不能跟人家比,可能我们当时连简单的构图都没人家好呢,操作流程、制作流程也都是乱七八糟的,但人家是有工作手册的,但这十年的差距我们早就赶上了。

  我觉得我们的从业人员流动性还是比较大。比如说转播的摄像,好像韩国那边都是那种能干好几年那种,他会特别有经验,然后我们这边好像一个人干个几年后,还在干那个的话就感觉特丢人。我们跟他们那边有没有一些这样的不同?

  我觉得首先是我们国内从业人员的素质,这几年肯定是有提高的,但是在这么大的一个体量下面,人才还是不够的,这个是肯定的。

  第二个,流动率的话,其实国外的人员流动率也挺高的,你要说到那些专业专项的事情,就可能跟工种有关系了。但你要说赛事转播的质量来说,我这几年做下来感觉质量没差很多,因为现在我们的直转播的技术水平,至少拿得出手的那些人跟别人是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但如果细节到现场的拖线员或者说是摄像的话,他们其实也都是兼职工种,我接触到的国外也都是兼职,不太会去有专职做这个事情的人,只是说找到的兼职质量高不高。韩国现在也不会专门养一个摄像,也都是一职多能。因为我们需要复合型人才,很难做到就只干这一个事儿,然后干到专精,除非是技术技术层面的工种。

  我其实挺担心的一个事情是我害怕太多的“内闭环”。这个“内闭环”不是说厂商自己玩自己的,而是说我们国内只玩自己的没有全球化。

  国内有很多项目,它们依靠各种力量体系做的很好,但是它不是一个涉及到外部圈子的项目,就是自己内部圈子的一个东西。我其实挺担心的是最后我们形成了太多的这种内部圈,而没有全球化的东西。

  但其实有个问题,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些项目,他们其实都在做国际比赛,但是这个游戏决定了它做不了国际化,那怎么解决?

  我的意思是这些人为什么一定要所有东西都要去做国际化呢?专做国内就应该专注于国内。比如说中国人打乒乓球,所以英雄联盟盘口登陆我们做乒乓球联赛,难道一定要强行到南非去做乒乓球联赛吗?南非当地其实没人打的。

  当然,我没有说“内闭环”不好。我是说太多的这种由上往下的这种组织做了之后,我们会有太多“内闭环”的体系在中国而没有全球化,但这只是我自己个人的观感,因为我觉得电竞就应该是全球化的。

  对于这个现象,我会担心现在我们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没问题,我们能发展的挺好的,然后也能养活更多的人,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也能做得越来越好,也能做得越来越市场化。但它如果没有变成一个真正的全球的项目的话,没有太多全球的体系的话,它在文化领域的影响我认为是有限的。

  我觉得中国是世界第一的电竞大国,这是没有悬念的。因为美国也投了那么多钱,它的OWL、LCS从收视角度来讲都和中国的顶级赛事是不能比的。

  我有个事情印象很深刻,我刚回国的时候到了一个麦当劳,有个小孩就在那玩王者荣耀,谈王者荣耀,我当时就觉得中国真是太强了,美国智能手机都没特别普及的时候,中国小孩都在玩王者荣耀。这就没法比了,这是市场量级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没有悬念的,就是世界第一。

  至于刚刚沈伟荣(117)讲“内闭环”,我觉得需要一个新的全球化的电竞项目,才有可能打破这些闭环。因为电竞现在还是厂商时代,其实好多还是由厂商决定的,没有一款全球性的游戏,其实很难再打造一个像英雄联盟这样拥有全球化电竞市场的产品出来。

  现在就需要一个在中国占到一定市场,但在国外也有相当大基数的游戏,使得中国和外国能在一个相对接近的环境中去扳一扳手腕。

  我觉得我们缺乏一款全球通用的项目作为电竞的一个自主产品。王者荣耀其实是有这个机会的,但是PUBG Mobile这种其实是拿着别人的授权在做,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确实是没有一个全球通用的项目。

  而全球通用项目的话,就是类似于英雄联盟、CSGO、DOTA2,这种全球通用语言的电竞项目,确实是我们现在比较匮乏的。我觉得厂商们会不会觉得同样做一款这样的游戏,倒不如做另外一款更赚钱的手游带来的经济利益更高一些,所以导致了我们没有这样的一款游戏出现。

  所以我刚才说到的那些里边有一个隐患,之前说我们中国没有这种制作能力,到后面如果说我们有这种制作能力的话,做出来之后但它不够流行,或者说某个厂商把它代理过来,在国内市场推,它在市场推了之后,其他公司看到这个效果好,也会效仿。

  就像刚才说到的,厂商这样做可能就够了,对他们来说也是完成了固定的KPI,他们也没有义务和没有必要去把这款产品做得更大。

  现在很多都提倡电竞跟文创结合,关于文化输出、电竞出海的话,长久以来其实我们玩日本游戏比较多一点,甚至包括三国题材,都是日本开发商做了很多。反过来的,我们能够输入到日本的东西在电竞和游戏这一块很少。

  但是最近几年出现了几个比较特别的现象。比如说荒野行动,在日本做到了非常的流行,有一段时间在学生之间极其火爆。当时我问了这些日本学生,他们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中国的厂商在做的。有这么一款竞技类游戏在他们那里火爆,还是因为在营销、运营方面做的比较用心,包括他们的宣传活动都是紧贴当地节日,包括在YouTube上面做的一些直播,请一些主播来联动。这些都是真正做到了跟本土的一些文化结合在一起了。

  所以我觉得刚才马啸提到我们需要一个全球化的电竞项目。那在现有的环境之下,如何利用好我们现在资源,我觉得在营销跟运营这一块,出海的作品要想成功可以多结合一下当地的实际情况和受众。

  然后从大的方面来说的话,就像刚才大家说的游戏研发。原创是特别重要的,因为玩家的兴趣爱好都是在变的,然后这个市场也是在变的,但原创的东西可能是最有活力最有话语权的。

  将来电竞行业要想发展的很好,布局长远的话,我们自己能不能拥有这样这种大的IP,除了我们自己电竞俱乐部的选手打出名声,比如说让国外的粉丝产生崇拜,比如说以前UZI、最近的PPGOD,国外粉丝都在各大论坛上去刷他们的消息,那种自发的一种膜拜的行为之外,我们自己的游戏厂商,我们自己的品牌和IP,将来能不能做出来呢?但是这个东西可能从现有的环境从游戏研发上面来说,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实现。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